迪生力股票离岸市场人民币多空争锋 空头爆炒贬值央行釜底抽薪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5
  • 来源:君安期货-股票配资_配资公司_配资门户_配资平台

虽然央行去年8月对中间价机制的调整释放了人民币贬值的部分压力,但随着美联储启动加息、中国经济增速低于预迪生力股票期,离岸市场看空人民币的预期仍在不断积累,并于今年初开始显现。央行方面考虑到境外资本外流加剧等因素,不会允许人民币短期内大幅贬值,很有可能通过大举买入人民币的方式,给离岸市场降温,增加做空方的成本。迪生力股票长期来看人民币资产投资回报率依然较高,中国经济转型也进入下半程,所以在短期加强管制同时,央行对人民币汇率市场化改革仍有必要继续推进,因为只有真正实现人民币在国际上的迪生力股票自由使用,令市场供迪生力股票求来反映和决定人民币价格,贬值压力才可以得到理性释放,而不会陷入贬值-恐慌购汇-再贬值的恶性循环。


  围绕人民币汇率的多空博弈,在2016年伊始就进入高潮。

  14日,连涨3日的离岸人民币汇率(CNH)再度走跌,截至午时已跌去300余点,并再度突破6.60大关。受此影响,人民币对美元在岸汇率(CNY)也下跌愈100基点。

  经济导报记者注意到,人民币离岸、在岸汇率自元旦后大幅波动现象变得异常频繁。特别是离岸人民币汇率,1月4日至6日的3个交易日内,跌幅高达1.96%;而随后6个交易日,该汇率指数又快速回升1.98%,重挫空头气焰。

  值得关注的是,从11日人民币在离岸市场打响“反攻战”开始,香港银行同行业隔夜拆借利率(Hibor)也随之迅速暴涨,并在12日创出了66.8%的历史天价。对此,海通证券(600837,股吧)宏观分析师姜超在报告中表示,这种离岸市场拆借利率大幅飙升背后,是央行的再度出招干预。

  “虽然央行去年8月对中间价机制的调整释放了人民币贬值的部分压力,但随着美联储启动加息、中国经济增速低于预期,离岸市场看空人民币的预期仍在不断积累,并于今年初开始显现。”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吴敏表示,央行方面考虑到境外资本外流加剧等因素,不会允许人民币短期内大幅贬值,很有可能通过大举买入人民币的方式,给离岸市场降温,增加做空方的成本。

  不过,多位受访业内人士表示,美元进入加息周期后,新兴市场货币普遍遭遇贬值压力,资金在离岸市场做空人民币的态势或将愈演愈烈,即便我国有着3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弹药,也应做好其他防范措施。“比如加强资本项目的管制、提高人民币汇率日内波动幅度等,健全汇率稳定机制。”吴敏说。

  央行出手

  “央行打出了漂亮的一拳。”一位从事多年外汇交易的企业人士对导报记者表示,其对近期央行在离岸汇率市场打击“空头”的举动并不感到意外。

  据了解,自今年1月首个交易日开始,人民币对美元离岸汇率即遭到了强大的做空力量冲击,仅4日当天就暴跌了588个基点,跌幅达到0.91%;其后2个交易日内,CNH再度暴跌700点,累计跌幅高达1.96%。

  “这种汇率短期大幅波动对企业贸易不会带来显著影响,多是炒作、套利资金作祟。”上述企业人士表示,人民币对美元一直存在贬值预期,但去年在央行的调整下已经贬值了近5%,在此基础上,今年开局3个交易日,就跌去了近2%,确实令人心惊胆颤。“有些没有做套期保值的企业,甚至都有了破产的传闻。”

  这种情况下,央行的出手显得颇为及时。7日,CNH从最高的6.7585点一路下行,收盘报6.6845,日内人民币对美元大涨740基点;整理两日后,CNH再度下行,11日当天离岸市场人民币对美元再度大涨857基点,并在其后一路升破6.60大关。期间,Hibor利率不断飙升,并于12日创出了66.8%的高位。

  海通证券报告表示,央行或许通过两方面运作打击了离岸市场的空头。其一,央行通过外汇市场大举买入离岸人民币,降低CNH和CNY汇差,减少套利资金对在岸人民币的贬值压力;其二,通过中资行回收离岸人民币后,并未投放到拆借市场上,甚至要求部分境内银行做好资本项下的净流出管理,减少短期内人民币集中跨境流出,彻底收紧离岸流动性。

  “经过调整,两岸人民币汇率甚至出现倒挂情况,加上沽空资金成本的增加,空头抄家基本已是无利可图。”上述企业人士表示,国际炒家做空手段往往是通过在离岸市场融入人民币,然后在外汇市场抛售人民币买入美元,特别是在一些关键点位,这种做法带来的“迪生力股票杀伤力”颇大,如今两头受限,空方氛围大大缓解。

  长期博弈仍存

  导报记者注意到,1月13日CNH和CNY均稳定在6.57,14日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公布的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微涨14基点,Hibor再度快速降至低位,短期人民币汇率离岸市场再度企稳,央行调控作用显现。

  不过,受访人士表示,虽然年初人民币做空力量受挫,但长期看来,人民币对美元的贬值压力不容小视,而这给央行带来的考验也将越来越大。

  “美元进入加息周期是关键因素。”吴敏表示,自8年来首次启动加息后,美元指数就呈现强势整理态势,目前在97-100之间浮动,“目前看来,美国经济复苏的步伐在加速,很多经济指标逐渐改善,美元指数在两年内可能会冲击110,这种升值预期带来的资金回流压力显著,包括人民币在内的新兴经济体货币都将面对较大的抛售压力。”

  同时,人民币的基本面也很难支撑其保持前期对美元的汇率水平。吴敏表示,中国经济正处于产业转型升级、去杠杆化的过程中,“人民币前期的一路升值缘于贸易竞争力的提升,但现在这种效应明显在下降。”

  来自中国海关总署的最新数据也显示,2015年我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24.59万亿元人民币,比2014年下降7%。其中,出口14.14万亿元,下降1.8%;进口10.45万亿元,下降13.2%。

  在此背景下,央行面临的调控压力自然也在不断增加。“虽然适度的贬值有利于出口的复苏,但如何控好度这个度很难。”吴敏表示,一旦市场做空压力集中释放,人民币出现短期大幅贬值,带来的资本外流加剧、金融市场动荡将拖累中国经济回暖,“所以,人民币的多空博弈仍将长时间存在,离岸市场类似近日大幅波动的情况也可能会再次出现。”

  或收紧资本管制

  值得关注的是,已经有人开始担心,央行是否有足够的弹药应对市场上长期做空人民币的力量。

  “中国虽然有3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,但是每一次市场干预都会直接消耗外储,如果后续贬值预期频繁再起,对外储的消耗不可忽视。”上述企业人士对导报记者说。相关数据也显示,去年以来我国外汇储备余额开始出现快速下降态势,截至2015年12月末尚有3.33万亿美元,较2014年末下降了5126.56亿美元。

  对此,吴敏认为,央行除了会在个别时间进行市场干预外,也可能加强资本项目管制,进一步调控人民币汇率单日波动幅度,以完善汇率稳定机制。

  实际上,为应对人民币对美元大幅波动的风险,央行去年已采取了多项收紧资本管制的措施。除了之前要求银行远期售汇业务缴存无息风险准备金,还通过窗口指导暂停人民币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(RQDII)业务申请,公安部进行配合,在全国组织开展打击地下钱庄的集中统一行动。“这对资本外流可以起到缓解作用,同时提高汇率波动幅度上下限,也有利于打击套利资金。”吴敏说。

  不过,吴敏也认为,长期来看人民币资产投资回报率依然较高,中国经济转型也进入下半程,所以在短期加强管制同时,央行对人民币汇率市场化改革仍有必要继续推进,因为“只有真正实现人民币在国际上的自由使用,令市场供求来反映和决定人民币价格,贬值压力才可以得到理性释放,而不会陷入贬值-恐慌购汇-再贬值的恶性循环。”